卫宁读写障碍中心
  • 你现在的位置:

研讨会精华香港学者代表武婉娴老师:香港读写障碍服务生态环境建设

作者:卫宁读写障碍中心 时间:2018-08-31 10:52:38

 

社会工作博士

香港明爱专上学院社会工作助理教授

“全国社会工作督导人才培养计划”督导老师

——武婉娴博士

 

 

 

1

香港地区读写障碍服务不仅有慈善基金会支持,政府也有相关文件完善服务,同时也会全面提供读写障碍的专业测验。

十年前,深圳市卫宁读写障碍服务中心开始发展的时候,我也是发起人之一。也在深圳跑了很多不同的地方,在不同的小学讲了很多关于读写障碍的知识普及。为什么我会过来?也是源于深圳市政府,2007年和深圳民政局合作,1+7文件推动社会工作,香港不同的社工机构招募了一些有经验的社工支持深圳的社会工作发展。读写障碍是儿童服务其中的一种,所以我也加入进来。

我今天最重要的主题是要介绍一下香港读写障碍服务是如何发展起来的,我们现在有什么配套设施,希望能提供给深圳参考。

我介绍一下香港读写障碍测验,我们有一个筛查的工具,很多小朋友如果在小学里发现有问题了,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去到老师那里,老师给他做一个简单的测验。做完这个测验会填一张表,填完以后交到教育局排队再进行全面的测验,这个测验是非常重要的。

首先介绍一下这个测验大概的内容,它是分为五个部分,包括语文、快速命名、语音意识、语音记忆和字形结构小学一年级到小学四年级也会有一个常模,发展到现在,也开始有中学、幼儿园的常模。

除了语文方面也有手眼协调、专注力、数学能力、儿童情绪的评估。介绍完、筛查完有一个诊断,这个诊断就会出来一个报告,这个报告会给到家长和学校。2006年教育局出了一个政策,这个政策叫做“三层支援模式”,规定在学校里必须执行。

我们的历史发展:2007年赛马会有一个慈善基金,捐赠1.5亿元培训5000名老师,教导他们什么是读写障碍。2007年以前,学校老师也没有受过很多的训练,他们也不知道读写障碍是怎么回事,2007年开始香港政府开始规定学校老师必须要接受训练,这是关于读写障碍, 现在一些小学推行小班辅导形式。

2007年开始推出“融合教育教师专业发展架构”,这个不是专门为读写障碍做的,因为2007、2008年也开始思考我们的融合教育怎么可以做得更好,围绕这方面,我们首先想到老师方面的训练,老师必须接受30个小时以上的特殊教育训练。

我们也有相关文件,规定每所学校至少有一名中文科及一名英文科教师修读有关特殊学习困难的主题课程。

 

 


 

2

2006年以“三层支援模式”向主流学校提供不同级别的资助额。

1、及早识别有学习困难的学生,日常教学中采用活动教学的形式。

大班四十到五十位学生,和内地学校一样,没有太大的区别。现在很多小学里的教材都改了,不是传统的教材,里面的教材有很多练习和不同的教具,现在是倾向于活动教学。

2、我们会有一个支援小组,语文老师或是语文科主任、学校社工成立支援小组,另外还有以购买服务的方式引入外面的机构作为专业的训练。我开始做读写障碍服务就是以这种方式进入到学校,每个星期三下午我会进入一所小学给他们的孩子提供小组训练,小组大概八到十个小朋友,做这件事情已经持续很多年了。

3、如果比较严重的小朋友,我们会提供给他个别的训练方式。这是个别训练教学计划模板,比如说中文科、英文科、数学科,三科分别练什么我们会单独设计,单独为每位小朋友设计。包括长期目标、短期目标、评估方面、推行的日期、检讨日期、抄写、默写,为比较严重的小朋友做个别的计划模板。

我们推行“三层资源模式”的过程中也碰到很多的困难,要考虑的要点:

1、政策上要支持,钱肯定要有,如果政府没有额外的钱投入,学校是很难有额外的资源找到支持。

2、行政上的安排必须考虑,日常的课堂里老师已经很辛苦了,他要处理一大帮的学生,怎么在日常教学日程里可以实行个别化的帮助方式?要不要考虑一些额外的资源配合,比如说购买服务或是聘请资源老师。我本人本科不是读教育,我是读心理咨询、家庭治疗,因为香港太多学生,我自己又去读了特殊教育,后来再接触儿童的读写障碍。

另外还要考虑全校参与的氛围,如果学校里只有一小部分人为这些小朋友提供帮助是不够的,需要全校参与的氛围。学校有特殊教育主任的岗位,这个岗位是一个总指挥,也可以走进一些课堂,去看一下哪个小朋友有特殊需要,到底他在课堂里有没有得到帮助,他也可以联动其他的老师或是跟家长沟通,一起去想一些办法。

 

 


 

3

关于香港教育局的工作

1、订立特殊学习困难儿童的支援政策,在香港做的这些工作都是有政策支持的,不是自己想去做就做的,这是自上而下政策推动的。

2、为有需要的学生进行评估,香港有特殊教育部门,是专门为这些学生进行诊断评估;

3、教育局协助学校推行“三层资源模式”;

4、举办老师训练班;

5、举行家长工作坊及提供家长辅导;

6、以基金粉饰鼓励教育机构,社会服务机构及高校进行研究推行创新性的服务。

 

 


 

4

关于香港高校的工作

1、研究、研发一些新的教育方法,最早开始研发的是香港大学的谢锡金教授,他也是我的老师,他研究得非常棒,他研究一些方法结合台湾的一些方法,在我们读特殊教育课程的时候他教我们怎么做,我觉得这个方法非常有效。

2、协助政府在政策制定及评估上的流程安排。

3、提供一些配套教材,最开始的配套教材是大学研发出来的。

4、举办一些老师训练班。

5、家长的工作坊。

香港教育局与几所大学一起研究、成立的研究小组,去研发筛查的工具,构建了一个初步筛查的网站,一共有三十多道题目,其中有小学版、中学版。当然可能会有简繁体文化的差异,但是题目中所提到的是一些特征,比如说孩子写字有没有写反、颠倒,内地的朋友也可以尝试给子筛查。

http://www.psychology.hku.hk/hksld

浸会大学的陈德茂博士进行的四年家庭工作研究,让一群家长,大家作为一个家庭小组,这个小组运用叙事治疗,家长很苦,苦在哪里呢?他很想为孩子做事情,但是自己又很急,孩子不停长大,该怎么办呢?越催逼越急、越是反效果。家长对孩子的影响非常大,我们和陈博士也在做家长方面的工作,我们用一些比较特别的心理辅导框架,让他们觉得,其实孩子和问题要分开,孩子也有自己的天赋潜能,我们要应对问题不是要打击个人。

 

 


 

5

关于社会服务机构的工作

香港社会服务做得比较成熟,在内地有社会服务、慈善服务,也是做得很好的:

1、以购买服务的方式,派社工进入学校提供一些小组训练;

2、以学校社工的方式,每天帮助孩子提供辅导;

3、设计各类配套教材;

4、举办家长工作坊和家长辅导;

5、举办各类儿童小组活动,一些读写障碍的孩子学习不是很好,但是其他方面很好,我们也会发掘他的潜能。

我带的小组是这样,香港明爱也做了很多,香港基督少年军、香港路德会都提供的很多的服务。

 

 


 

6

我说这些并不代表香港已经做得很好,我们也经常自己骂自己,自己哪里做得还不好,我觉得未来还需要非常努力,香港的融合教育配套,这个确实需要花很多的精神。怎么可以提供更多的机会给读写障碍的学生?怎么可以加强对家长的支援?如何加强对老师的培训?这也是香港未来需要努力的,希望能和内地各位朋友一起努力。

 

 


 

END


本文原作者:武婉娴

整理编辑:实习生杨可盈  Alice

*若需转载,请联系卫宁读写障碍服务中心公众号获得授权。